台湾资讯门户网

药品价格的底线在哪?“逼迫”企业自觉降价的内在逻辑

[编者按]药物研发周期极其漫长,研发投资巨大,研发成功率极低,因此其研发成本占价格的比例非常高。 今年9月,4+7药品集中采购和推广试点项目已扩大到全国。 与去年底4+7集中采购相比,降价效果更加明显。 降低药品价格的底线是什么?有底线吗?

这篇文章是e医药经理郭泰鸿写的。由欧盟大学健康编辑,供业界参考。

药品价格可以说是所有商品价格中最神秘的 它的神秘之处在于难以计算。 由于其研发周期极长,研发投资极大,研发成功率极低,研发成本占价格的比例很高。 此外,它还在于其销售决策者、功能用户和费用支付者的分离。 这些独特的特征决定了药品价格的最终合理形式必须是不同的,而不是简单的。

今年9月,“4+7”药品集中采购与推广试点项目已延伸至全国。 与去年底4+7集中采购相比,降价效果更加明显。 77家企业参加了申报,从45家企业中挑选了60种产品。与2018年扩大区域同类药品最低购买价格相比,所选药品价格平均下降59%。25种4+7扩张试点药品采购全部成功,价格均低于4+7试点药品,整体价格平均下降25% 这真是令人惊讶!去年4+7的价格已经够低了,今年扩张试点中选择的价格甚至低于去年4+7的价格!超低的4+7标价已经成为半年多来药品价格的上限。 业界再次惊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这是近年来药品集中采购和降价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老话。

然而,面对近年来药品价格持续大幅下降,国家医保局平静地宣布,药品价格总体上还没有回到合理水平,药品集中采购将继续降价。

降低药品价格的底线在哪里?有底线吗?

作为一般商品,商品生产者总是想要更高的价格,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更高的利润,但高价格将受到销售成功(无论他们能否销售)的限制;商品使用者总是希望价格更低,因为这样可以降低使用成本,但低价会受到购买成功(买不到)的限制 因此,市场上普通商品的交易价格不会太高或太低。 只要供需繁荣,交易价格必须是市场讨价还价的结果,并为双方所接受。 但是,政府只要建立公平的市场秩序,防止欺诈和垄断,就一定会有助于形成科学合理的价格。

然而,药物却不是这样 药品作为一种特殊商品,有其特殊性:药品使用价值的选择不是掌握在病人、接受者和受益者手中,而是掌握在医院医生手中;因此,支付药物的决定主要不在医疗保险的支付者手中,而在医院医生手中。

虽然药品生产商也希望有更高的价格,药品支付者(医疗保险)也希望有更低的价格,但承担实现药品使用价值责任的医院医生不是药品支付者,他们对药品价格不敏感。因此,会出现以下现象:

药品制造商把医院医生作为他们的主要公共关系目标,把回扣和贿赂作为他们的开场武器(为了追求成功的交易);药品的高价总是难以降低(一旦降低,就会从市场上消失);药品销售成本几乎是销售价格的一半,但制药厂的利润不高(高价格、低价格、挂号票);医保局实行集中购买后,药品价格一路大幅下降,但企业仍能维持药品的再生产(只降低中间成本);“没有最低的价格,只有更低的价格”已经成为药品市场的正常现象(医疗保险局不断压低价格,仍然有药品制造商接受并配合反复降价)

这些现象的原因非常清楚:在药品的最终价格中,疏通流通渠道的销售成本大约是销售价格的一半;事实上,真正伤害肌肉和骨骼的集中和大规模采购的降价是在流通环节。

因此,我认为“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现象完全符合经济规律和市场规律。 这是因为:

1。政府部门没有像以前那样强制降价。 因为虽然政府部门拥有强制性的行政权力,但它不知道某个企业的药品生产成本是多少。强制降价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严重的盲目性:要么是没有保护巨额利润的措施,要么是过度降价会导致药品短缺。 现在不强制降价是明智的。

2.遏制从制药公司向医生购买药品的权利转移利益 医疗保险局药品集中采购“量与价挂钩,量与价递减”规范药品定价权。然而,“招聘和采购与数量相结合”确保了药品销售权的落实。 医院医生购买药物和处方药的唯一选择标准是治疗疾病,医院医生不再需要选择药物和使用药物而不是使用与药物相关的好处。

3。形成迫使企业合理降价的机制 每个制药企业的生产成本是不同的。社会根本无法准确计算某一药品的实际成本,甚至该企业也无法准确计算(如固定设施设备投入摊销和企业管理成本,更不用说企业管理策略) 因此,不要理想化企业的合理报价。 目前,批量集中采购是基于“同行竞争报价、价格比较选择、政府规范定价”的市场机制,这种机制“迫使”企业自愿、自愿精算降价。

从上述逻辑出发,药品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这是一个可以理解和必然的选择。 这是因为包括国家健康保险局在内的九个部门今年9月25日发布的《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扩大区域范围的实施意见(56号文)》,与去年的试点相比,进一步完善了新的价格形成机制:

1。自愿报价 药品价格越来越低,最终的选择价格都是由药品制造商自己提交的,没有行政权力强迫他们这样做。

2.量大价低 药品批量集中采购的原则是“采购与采购相结合,采购与数量相结合,价格与数量相交换”,彻底消除了药品生产企业对采购数量不落实的担忧。 与此同时,可以实施的采购数量有所增加,可以分摊的固定成本也肯定有所下降。有了30%的预付款和保证付款,药品价格应该而且也可以降低。

3,许多候选人 试点的扩大改变了只有一名中国候选人的做法。有两三个价格不同的中国候选人。一些老的中国候选人也被淘汰了。这自然会导致他们之间的竞争。 这与报价和投标一起成为企业压低价格的动力和机制。 此外,这一机制还将大力推动企业采用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方法降低成本,大力推动企业改善管理,降低管理成本。

4。任期延长 特别是,这次(第56号文件)明确指出,前一年历史采购量的50-70%将用于确定商定的采购量。一般来说,每种药物的选定企业不超过三家,随着选定企业数量的增加,协议期将延长1-3年。 如果从某一药品中选择了3家公司,协议期为3年,第一家胜出的公司将根据选择规则获得40%的市场份额,那么该公司3年内的市场份额将为70%*3*40%=84%,超过当年的协议购买量,接近一年内的总份额,因此降价空非常巨大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报出的低价当然应该被视为企业的理性行为,这是企业准确计算的结果。 同时,企业也应对如此低的报价负责。 企业应按照集中采购中选定的价格和数量,质量和供应均不短缺。 如果你在赢得选举后不能执行你的投标,你肯定会受到政府强制力的惩罚和纠正。

根据定义,健康保险局语言中的药品价格不同于药品制造商语言中的药品价格 后者的价格是出厂价。 前者的价格与医疗保险支付的价格相同。它由两部分组成:制药厂的出厂价和药品的流通成本。 健康保险收取的价格是这两部分的结合。 其中,药品流通成本在很大程度上也与药品生产企业有关。

现在,医疗保险局在集中采购中采用了价量联动的方式来降低价格,也采用了招聘和采购相结合的方式来承诺实施采购量,彻底消除了药品生产厂家不能售罄的担忧。 还采用零差价率使药品流通成本为零,使“药品出厂价格=医院购买价格=医疗保险支付标准”,那么,医疗保险局的降价只需要集中在药品出厂价格(报价、投标和中标价格)上 在理论、逻辑和流程上,医保局已经建立了一个机制,大大简化了药品降价的复杂性。 药品制造商受到“无法销售”的限制,被迫卖淫以增加销售成本,直到销售成本等于自己的总生产成本

针对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药品降价没有底线,只有价格形成机制是否合理 价格形成机制合法合理,甚至最低价格也是合理的。这种机制是非法和不合理的。无论价格多高或多低,都不应该被承认。

因此,“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观点被称为“回电”和“做回电”。它在召唤中公开存在并不断发展。这是新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