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村干部潜逃后归国投案:主动回国认罪才是唯一出路

?

原标题:海南村干部回国后逃亡:主动回国认罪是唯一的出路

10月22日,8月15日中午12点,《中国纪检监察报》在飞机缓缓降落在海口美兰机场时,谢小琼走下坡道,踩到地面,长久以来我松了一口气。松了一口气:我终于回到家了。

2017年5月至2019年8月,近两年来,海南琼海市潭门镇临Village村原党支部从非法侵占集体土地征用补偿资金逃亡回国。省村委会副主任谢玉琼经历了波折的生活。

2016年6月,地方政府在公路项目范围内征用了土地。潭门镇临tong村民委员会风尚村民小组的补偿款约为250万元。 2017年5月至2018年2月,谢义琼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私下转让了超过120万元的未收集体土地补偿费。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我很紧,我私下拿出了10万元,很快就吃完了。尝到甜头之后,我第二次和第三次……”案子。 “我的欲望越来越强,我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已经拿出超过120万元人民币,才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那时我还没有能够弥补这一漏洞的能力。没有获得土地补偿的村民常常要求我为土地补偿。我不能拿钱,只能选择逃跑。”

我到国外时,谢玉琼失去了财务资源,这笔钱很快就花光了,她不敢与家人取得联系。 “很多时候我都不敢一直出门,我只能依靠面包来填补我的饥饿感。”谢小琼说:“惧怕罪恶,战争和悲伤,外面的灵魂不和平。”

“我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条件很差;我身上没有钱,很多地方都去不了,我只能去一些小商店努力工作来谋生。头发停留的时间很长,我从来没去过理发店。因为理发非常昂贵。那时,我听到警报声的速度更快,晚上经常做噩梦,梦见我被抓了。”谢琼琼在谈到外面的生活时说:“我很痛苦。我的心不好,很大程度是因为长期的失眠,恐惧和恐惧,有时当梦m醒来时,我感到整个内心难以忍受,尤其是害怕我会突然死去。我想我快八十岁的父母感到内和自责。”

同时,琼海市纪委建设委员会按照“一案一策”工作指导方针,选拔政治上精通商事的办案人员,设立专项工作班,精心部署,主动出击,反复寻找谢琼琼的家人,亲戚做思想工作,谈政策,谈危害,定事实,讲明规章,讲理道理,动情。他们将与潭门镇政府一道,帮助家人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最后,在政策启发下,谢小琼的家人说,他们必须尽最大努力与这项工作进行合作。 2019年7月下旬,谢琼琼的亲戚联系了他,并告诉他市纪委的同志一直在为家庭做思想工作,并坚持要救他。他希望他能尽快回到案件中。

一方面是逃离的尴尬,另一方面是组织的呼吁和家庭的呼吁。谢玉琼终于卸下了重担,决定返回中国。

“您辛苦了,我一直想回家,我经常想像如何回家,我正在寻找各种方式。当我看到您时,我感到自己终于有空了。” 8月15日,谢小琼见面时很紧张。同志们牵着专案组的手兴奋地说。

谢琼琼回到家时,她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都哭了起来。到达案件后,谢玉琼卸下了思想包。 “对党表示抱歉,对国家表示遗憾,对组织表示遗憾,对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们表示抱歉。我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积极还钱,并尽力弥补我犯的错误。”/p>

谢琼琼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去一年,我一直躲藏在西藏。我很害怕,而且我身体和精神上都处于疾病状态。我几乎没有安全感就睡了。我必须这样做我自己,我知道结果就是这样。我真的应该尽快回来!外国不是避免犯罪的天堂。这是主动返回该国认罪的唯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