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面对现实生活,姜子龙老师的竹画给了我启示

北京的天气似乎突然降温了。夏天非常突然,没有踪影。早晨和晚上之间的温差无法用冷骨头讨论。从内部也很冷,也许是忙碌的生活,带走了。一旦在人体中带血,人体就不再像以前那样血腥。

虽然还很年轻繁华,但也有过早的衰老姿势,内心不禁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叹息,这个秋天的寒冷,也让我感到疲倦,这是第一次来北京秋天,我还没有完全接受北京的寒冷,所以突然之间。这时,当我看到江子龙老师的竹画时,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四个季节的变化也会使人感到疲倦。但是这笔墨水来自江子龙老师,这个时代的过去还是一样。不变,原始的爱。

姜子龙-入云霄-137cm×68cm

我认为人与人毕竟是不同的。江老师有恒心。我认为我想要的和我想要的将会实现。皇帝不会关注它,而天堂会为此付出代价。

在江子龙老师的竹画上拍蛇。这幅画有很多飓风和苦雨,它不能阻挡竹子的最高位置。即使岁月流逝,也无法阻止竹制气体可逆冠的魅力。

此刻,我觉得我已被现实所吸引。我追不过去。未来没有未来。我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压力不是很大,但我不知不觉中。八千英里的云雾和月亮的气氛早已消失。

岗子龙-暴风雨后的竹林之一-137cm×68cm

由于姜子龙老师的影响,我似乎也拾起了我遗弃的东西,我会再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文: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