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

提交,线索和不明电子邮件:

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一直是我国的头等大事。 “三个农村问题”是我们现代化进程中最艰巨的任务。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农业领域出现了许多重要人物,例如袁隆平。在A股资本市场农业行业中,许多人都列在富豪榜上,例如温氏的温氏家族股票和秦英琳的库存股票,这些人在资本市场都是众所周知的。

一些人在资本市场迷失了。近日,金正大宣布,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万联于2019年11月26日(11)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的《关于对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和《关于对万连步等11名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主要涉及两个方面:首次持有股票被迫违反规定被强制平仓。自2019年6月27日起,上海光大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公司股份。证券(股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先后通过集中招标交易强制平仓。但是,该公司发布了减少披露前的通知,直到2019年6月28日。金正大增加了持股量,实际控制人没有增加持股量。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11日披露的《关于实际控制人、管理层及核员工拟增持公司股票的公告》表明,计划自2018年9月11日起12个月内持有一定数量的金正大股票.2019年9月15日,《关于实际控制人管理层及核心员工持公司股票计划期间届满暨实施结果的公告》金正大披露的信息显示,万联部等11人未能按计划实现最低持有量承诺。

从基层开始,从“零”开始,来自农民

万联埠人是临沂市崇沟镇万家湖村人。有5个兄弟姐妹。他是老板。 1983年从中学毕业后,他一直在临沂县的商业系统工作。他曾担任县烟草和酒精公司的农业技术员和技术部主任。

1995年4月,万连部召集了一批在同一家食品厂工作的同事,并注册了临沂县科贸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回收和加工再生废塑料和旧橡胶轮胎。 “悲惨的国王。”主要业务是回收再生塑料的主要原材料-Dapi(旧汽车轮胎),它看上去很简单,但不是普通人。浓稠的胶水气味令人作呕。去除隐藏在大皮肤中的钢丝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双手经常被钢丝拉住。所有人的汗水和汗水铸就了“扒大皮”的精神,并具有共同的价值。

1997年,公司更名为临沂县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其业务转向复合肥料的生产和销售。

1998年,金正大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县临fen县。万联步与其他48名自然人共同成立了临沂金大地复合肥有限公司(金正大的前身),万联步出资6万元,出资额为7.5%,为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面对当地农业资源市场上充斥着低档复合肥,刚加入山东临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万联部,以生产高品质的优质复合肥,和技术人员研讨会超过70个小时。

在“控释肥料”技术的作用下,赌博公司将倍感振奋和飞跃

这可能纯粹是偶然的,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一家大型外国超市中,万联埠看到了“控释肥料”-一种新型肥料,被称为“ 21世纪施肥技术的革命,绿色肥料”,其价格实际上是生产肥料的价格的十倍!万莲步的心在动!

万联步决定发大财,中国第一条控释肥料生产线,启动了“控释肥料”的研发,当时由于实验失败而产生的废物,多达3000多吨,相当于超过800万元。 2006年农历正月初八,这一天使万联的步伐令人难忘。这场赌博,终于揭开了“坏牌”。长期以来,每个人都不敢相信控释肥料生产线确实如此。

2006年12月,山东省沂蒙山区建成80万吨控释肥料生产线。未知的金正大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控释肥料生产基地。

2010年,金正大(Kim Jong-Da)上市,万联部的财富超过20亿

2010年,金正大以市场份额第一的身分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为中国缓释肥料的第一份额,募集资金15亿元人民币。在资本的帮助下,金正大变得更加强大,将其影响力扩展到了中国和海外的更多地区。

上市后,金正大的表现持续上升。以公司半年报为例,2011年上半年,金正的总收入为37.76亿美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总收入达到137.7亿美元,增长264.67%。同期,其净利润增长了272.44。 %。

2018年财务数据异常,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降

公共数据显示,金正大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分别将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减少了22%和4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7年的14.9亿下降至-153.8亿。更糟糕的是,审计机构对年度报告提出保留意见,认为该公司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尤其是关联方可能占用多达43亿美元的资金。

万联部董事长在大笔资金掩盖下,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监督。

5月初,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宣布,公司于5月7日收到关于行政监督措施的决定。中国证监会山东证监会通过了金正大发出警告信的监督措施,并采取监督措施监督与金正大董事长兼总经理万联步,财务总监李继国和董事会秘书崔斌的对话。

事实证明,截至2018年底,金正大已向关联方冯玉bel支付了37.14亿元的预付款,但没有收货,也没有追回款项。由于资本交换如此之大,金正大没有按要求披露披露信息。此外,审计机构还发现,金正大有一笔贸易收入,没有真正的物流,这表明该公司涉嫌虚构收入。山东监管局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58条和第59条的规定,决定对上述三人采取监督措施,进行监督和会谈,并将其记录在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中。

绩效持续下降,2019年中期报告的业绩再次受到滑铁卢的影响

动荡的浪潮又开始了。可以说,这是金正大披露的2019年年中报告中的一系列“负号”。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7.7亿元,同比下降43.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9亿元,同比下降48.76%。

对此,金正大作了解释:2019年上半年,国内经济形势仍然比较严峻。在农业方面,农民的种植热情持续下降。同时,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要求提高等因素,复合肥企业的生产成本上升,利润空间被压缩。

金的预付款的异常变化一直是投资者和审计师关注的重点,因此发布了2018年财务报告,保留意见。在2019年的季度报告中,金正大的预付款飙升63.17%至85亿美元,而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在第一季度下降了36.14%。根据中期业绩报告,金正大的预付款项减少了66.5亿元,但其关联方冯德伦的预付款项余额仍高达25.92亿元。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客户的供应提供保证。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中很少见。实际控制人与诺贝尔有什么关系或兴趣?这也是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迫切需求。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万联步金正大的关联方和第一大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仍然非常紧张。金正大今年7月9日宣布,对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万联步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进行补充和质押,总共质押了4000万股。截至公告日,万联埠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8.01%,其中,质押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89.26%。

金正达9月3日宣布,由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违约,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临沂金正的股票已预先披露。截至公告发布日,临沂金正达累计减持本公司股份32,835,500股,占公司最新总股本的0.9992%。截至目前,万联埠已认股权证5.59亿股,占总股本的17.01%,占公司股本的94.32%。

从“零”到成为世界控释肥料行业的领导者,从“沂蒙小型民营企业”到为中国打造世界知名品牌,万联布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就做到了。从农民那里,有许多令人眼花azz乱的光环,万联布和他的金正大需要解决。

更多精彩内容,您可以访问Hexun.com或通过微信公众号(istocknews)关注我们

(编辑:邵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