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女子借到手30万元 却签下400万元欠条

该女子借了30万元,但还欠了400万元债务

“债权人”例行贷款涉嫌欺诈。

戴女士涉嫌一次性贷款。借来的钱只有30万元,但她已经签了400万元的债务,实际还款额超过160万元。昨天上午,“债务人”赵某涉嫌在房山法院诈骗。在审判期间,赵否认了欺诈指控。他认为他和戴女士是正常的借款关系,检方的证据表明,戴女士遇到的惯例是“惊呆了”。那么,例行公事是什么?

例行1

借款30万元

但签订了100万元的合同

检察机关称,2017年8月4日,戴女士在引进其他人时向赵某借30万元,月利率为3%。赵女士要求戴女士按照“规定”签订一笔100万元的贷款合同并进行公证。

我为什么要签一份价值100万元人民币10万元的合同呢?在审判中,42岁的赵女士说,这是因为戴女士不得不借100万元来完成公证。戴女士只换了口,只借了30万元。 “重新进行公证将花费另一个。”

由检方在法庭上提出的戴女士的证词表明,赵已经威胁过她。如果她不支付这30万元人民币,她会按照100万元人民币去法院起诉自己。这就是“监管”。

第二天,为了创建银行流量100万元的贷款本金,在银行柜台,赵某从账户中转出100万元给戴女士的账户。戴女士立即兑现了85万元人民币,在给赵某70万元后,她又给了赵某另外10万元的利息,保证金和当月的家庭费用。经过一番折腾,再加上15万元的账户,戴女士居然只拿到了20万元。

在此之后,被告人赵女士要求戴女士以利息,罚息等方式偿还她。截至2017年12月,戴女士偿还了26.63万元。

例行2

无法偿还

将餐厅转移到借款人

在戴女士无法偿还赵某的钱的情况下,赵女士建议戴女士将位于房山区的自己的餐厅转让给戴女士,让她经营付款,酒店转让费为60万元。在审判期间,赵说,酒店运作正常,没有收入或损失。

戴女士无法支付酒店转让费,所以赵某向戴女士介绍了张某某(另外一个案件),并要求戴女士向张某借钱。

戴女士向张某某借了人民币92万元。根据“条例”,戴女士与张某签订了300万元的贷款合同。

同样,为了向三家银行提供贷款300万元的银行用水,张某通过资金从账户中转出100万元给戴女士的账户,拿出来转三次。

检方称,这100万元中有70万元来自赵。 “张某某是我的朋友,70万元确实是我借来的,但戴女士和张女士之间的贷款关系与我无关。”

第三次转让后,戴女士兑现了100万元,给赵某转让费60万元,罚款2.5万元。她给张某第一个月的利息18.4万元,而戴女士实际上只有10元。一万多元。

戴女士没有支付租金房东收回酒店的费用,并给戴女士的设备补偿费10万元,但是这张10万元是由张先生要求直接支付给戴女士的钱。

例行3

起诉还款

申请扣押借款人的财产

2018年1月24日,戴女士向张先生偿还了13万元。由于戴女士无法偿还欠款,于2018年2月,张某带一个人住在戴女士家中,并要求戴女士偿还这笔款项并与戴女士签订房屋租赁合同。

2018年3月15日,赵某起诉房山法院,要求法院命令戴女士及其丈夫张某偿还100万元的贷款本金和利息。

其实只借了30万元,我为什么要起诉100万元?面对法官的问题,赵说:“我手里没有30万的债务。当我打算上法庭时,我会告诉法官。”

根据赵的申请,2018年3月21日,法院以戴女士和她的丈夫张的名义对该财产进行了财产保全。房山法院裁定以戴女士和她的丈夫张的名义找到一套房屋。 2018年4月13日,在审判前,张某借了30万元给戴女士,戴女士向赵某赔偿了30万元,赵某回避了案件。

检察机关说,到目前为止,戴女士从赵某借来的时候实际支付了20万元,而且她已经向赵某偿还了11.119万元。当戴女士从张某借钱时,她实际只得到10万元,而她已经向张某偿还了4140万元。此外,在2018年7月,经过司法鉴定后,戴女士被诊断为双向疾病,并被评估为限制其民事行为能力。案件并未在法庭上宣布。

本报记者张宇

http://www.sugys.com/bdsxGB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