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三任总督不敢赴任,他竟孤身入滇擒悍将

  本文为截稿篇。

  前文介绍:通过前六篇的文章(详见本人主页文章),我们介绍了民族英雄邓廷桢之子,原贵州巡抚改派陕西巡抚再任云南巡抚邓尔恒,在云南曲靖被杀一案。乃是被撤职的代理巡抚徐之铭所做,徐之铭借助咸丰因其是贵州人熟悉云贵问题,将其派到云南协助云贵总督平定西南民族起义。

  然而徐之铭却趁此机会培植自己的势力,由此,与云贵总督张亮基发生冲突,二人你来我往互相参劾。咸丰决定张亮基辞职,徐之铭撤职。

  最终,咸丰决定将改派邓尔恒半年内第三次改变职务,留在云南任巡抚。可偏偏就在曲靖,邓尔恒这个在云南官场的起点地(做知府)被杀了。

  咸丰先后派了四位云贵总督、巡抚前往昆明,但因为徐之铭的霸道,竟然无人敢去。

  而这时,因为“第二次鸦片战争”逃往承德的咸丰驾崩、顾命八大臣被杀,两宫太后成了国家的最高领导。他们经过查阅案件,决定问题就在徐之铭身上。

  

  (1)确定责任

  到了11月23日,清廷官方正式确认徐之铭声名狼藉,“封疆大吏有整躬率属之责,似此劣迹昭著,何以整饬官方!”要求福济立刻去云南报到处理徐之铭。显然,刚刚执掌天下3个月“二后一王”(东宫、西宫、恭亲王),显然觉得问题简单了。

  而这时,徐之铭对何有保的保奏又来了“参将何有保等督率兵练,先将附近贼巢次第攻毁,复将该匪先锋贼营攻破,毙贼无算。所有徐之铭奏请奖励之参将何有保等,是否在事尤为出力,应得奖叙?著福济查明核实奏请,毋许冒滥。”

  由此,清廷对徐之铭有了全面的怀疑。在奏旨中甚至有如下字句“徐之铭每次报到无不铺张胜仗,保奏出力员弁。难保非虚辞捏饰,为见好属员地步,何有保恃练横行,人所共知。”(12月24日)。

  然而,所有人都清楚,一年多来,徐之铭靠着自己对云南文武的控制,靠着许诺,靠着荣华富贵把他们仅仅地攥在自己手中。刘源灏不敢去、福济不敢去!你想把云南的事情搞好,总督、巡抚都不去你咋办,谁执行中央政府的命令?为此,清廷决定:福济必须要被撤换,换上一个不怕死的!

  

  (2)稳住徐之铭,先杀直接杀害邓尔恒的人

  12月24日,得到密报后的清廷下旨:逆练何有保由革弁擢至副将,带练驻曲靖府城。与其养子何自清声势相倚,何有保所杀之官有前署曲靖府事许濂等二十余员,该督抚等隐忍不办,本年遂有戕害巡抚邓尔恒之事。

  这个非常震惊,何有保、何自清杀了二十多名官吏。

  1862年1月8日,清廷决定开始解决“逆练何有保等肆行不法为害日甚,田兴恕带兵督办贵州军务。滇黔壤地相接,该省情形及何有保等如何不法。著该大臣密为体察,能否将云南剿抚事宜兼归督办?抑或黔省日就肃清,即可将未完事件选派大员接办,自行带兵前赴滇省,将剿抚事宜妥速办理。”

  同时,提升被徐之铭逼走的临元镇总兵林自清为记名提督,但林自清请掉他处,这样的人都被徐之铭逼得如此,让徐一鸣这样的人官吏云南可以吗?简直就是声名狼藉。之后,对徐之铭的所有保奏全部推翻。

  最后,特命潘铎为署云贵总督。为了表示重视,特别授予其二品官员。

  

  按照官场常规:

  总督为从二品,加兵部尚书衔兼都察院右都御史衔为从一品;加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衔,正二品。

  巡抚为从二品,加兵部侍郎衔为正二品。

  这个兵部侍郎衔可不是所有巡抚都加的。

  布政使也为从二品。

  按察使正三品。

  四种官职三个系统,总督、巡抚是都察院系统;布政使是户部系统;按察使是刑部系统。三个系统其实都是互不统属的,只不过因为权力、资金等多方面的因素,在实际中就逐渐形成了你上我下的统属关系。

  这三个系统本来在官制中按照互相监督、互相制衡设计的,最终根本无法形成。像布政使主管财政贾洪诏不敢回;像按察使花咏春也是不敢制衡

  

  (3)潘铎赴任,诛杀凶手

  潘铎从山西来到四川后,骆秉章拒不派兵辅助入黔。潘铎便仅带两名仆人前往云南,经过跋山涉水躲避官兵的搜查,终于来到长春。到了昆明换上官衣、宣读了圣旨之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之前,有些人不敢与徐之铭为敌,主要是徐之铭权力过大,但是清廷的权力与之相比谁大?自己和徐之铭应对那肯定输呀,如果利用清廷的权力呢?为此,这些摇摆不定的人立刻有了转向。在加上,之前几任巡抚、总督的亲信势力,例如像林自清这样的人。

  最终,案件的调查结果是:(何)有保使其党史荣、戴玉棠伪为盗,戕之,掠其行橐。有保索所劫物不得执拷二人。玉棠潜逸,纠党攻杀有保。潘铎至,擒二人诛之。诏尔恒依阵亡例赐恤,予骑都尉世职,谥文悫。

  很简单:杀害邓尔恒巡抚的是史荣、戴玉棠,幕后指使是何有保。后来因为分赃不均,何有保拷打二人,戴玉棠逃走。潘铎来到后,抓捕二人后杀之。

  同时,潘铎建议为了不让云南乱,建议朝廷:对于徐之铭,就这样吧。没有证据。

  清廷对此也默认了。

  徐之铭在1863年8月病故!死前品级仍为三品。

  总结:咸丰朝怎么一个“乱”字能概括。我常常想,左宗棠如果没在西北,全天下恐怕只有左宗棠能制住这位云南王徐之铭,毕竟,他的两位伯乐张亮基、骆秉章都被欺负了,特别是张亮基被欺负惨了。左宗棠冲冠一怒入云南,以徐之铭的实力只能引颈受戮。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左宗棠只有一个,他在对付太平军。

  徐之铭之所以能够善终,主要还是因为他是武将,而且云南兵都听他的,咸丰和慈禧都怕他投鼠忌器造反。天下不能再乱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