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通金所宣布清盘 资金涉嫌流向自家项目 华融紧急撤离股东名单

资金涉嫌流向自家项目 华融紧急撤离股东名单

7月11日,P2P平台通进研究所(北京同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宣布退出良性并发行《良性退出兑付认选方案》,其将在三年内支付投资者的本金,并在2022年底,原始协议。总金额一律三次支付,年利率为6%。同仁创始人杨永龙表示,该平台可控资产加索赔的估计价值为259.9亿,可以支付客户的本金和应付利息,但同仁尚未公布资产清单。杨永龙说,他的护照和通行证是主动交出的,他主动向政府申请边境管制。在政府的指导和建议下,一切都是在良性退出的情况下进行的。

三年内支付,前18个月仅支付20%

通进已宣布五种良性退出支付计划,贷款人可以选择其中一种和/或重选计划作为原协议所涉及资金的支付方式:

A,资历和剩余妊娠优先计划

对于80岁以上的贷方和残疾人客户,原始协议中未支付的贷款本金计划在没有追索原始协议的预期收益的情况下支付了四次:

在,支付原协议本金的5%;

在2019年8月30日支付原贷款的15%;

原始协议原始贷款的30%于2019年10月30日;

在2020年5月30日,支付原协议本金的50%;

B:债务固定资产计划(可以选择)

同仁研究所将从原协议尚未支付的贷款本金中扣除部分独立可控的固定资产,同津将协助贷款人转让相关资产和利益。

C:三年批量付款计划

对于原始协议中未支付的本金和预期收入,客户自愿选择以下方案支付:

1.支付原始协议的委托人

根据原始贷款协议,未付贷款本金计划在3年内全额支付。

2.从原始协议中支付预期收入

该计划全额支付后,原始协议的本金额将在2022年12月底之前以每年6%的利率一次性支付三年。

3.如果通进持有的项目状况良好,所有剩余的未付本金将一次性支付。

D.三年付款和付款计划

根据原贷款协议规定的本金额,将延长三年(的年利率9%支付年度收入。年。本金全年全额支付。

E.十个月付款计划(仅适用于贷款人原始协议贷款金额为9万元以下)

在不再要求求助于原始协议的预期收益的前提下,原始协议中未支付的贷款本金计划已经四次支付:

在,支付原协议本金的5%;

在2019年8月30日支付原贷款的15%;

原始协议原始贷款的30%于2019年10月30日;

在2020年5月30日,支付原协议本金的50%;

同仁创始人杨永龙于7月13日发表《致投资人的一封信》,并对通进的3万名投资者表示深深的道歉,并透露他已委托北京华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整理所有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委托管理,委托实现或处置。由于没有公布资产清单的原因,杨永龙解释说,该项目目前处于紧急融资状态,并力争在短期内整合资金。 “如果资产清单公开宣布,将有大量投资者调查和了解这些项目。这将导致资助者无法为我们的项目提供财务资源。这可能导致我们无法撤退。“

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紧急退出股东名单

同进的股东为西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贵州)有限公司,股东包括厦门好天能源有限公司(持股40%),湖北长江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北京荣居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0%)。其中,杨永龙是厦门银禧的唯一股东。

但在7月5日之前,股东结构并非如此。北京荣举财富最近进入股东名单。 7月5日,华融裕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刚刚将40%的股权转让给国空联合商业管理有限公司。7月8日,国贸联合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了40%的股权。公平。致北京荣居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7月5日,华融御富将股权转让给国家控制协会

7月8日,国空联合将股权转让给北京以筹集财富

华融裕富股权投资基金的主要股东为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72.8%的股份。新疆迈曲集团有限公司(由A股上市的麦曲所有,股票代码:)持有华融15%的股权。重庆裕富投资有限公司是重庆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子公司,持股比例为7.2%。

通进的巨额资金是一个谜。

同津在清算公告中表示,其拥有200亿可控资产,其分支机构位于福州,漳州,武夷山,常德,南昌和吕梁。这些资产究竟是什么?现在谁在控制?最终,有可能解决北京荣居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一些谜团,而北京荣聚财富也是接管华融西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权的最终继承人。

北京荣举财富的股东是郑凤龙(80%)和陈贤(20%)。 2013年6月14日,财富集会发生了丰富的业务变化,主管余斌退出。

2015年10月2日,“Impression Fuqing”发表文章《“福清哥”俞斌出席全国政协国庆招待会》,其中提到傅庆的企业家兼北京同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余斌作为商界代表参加了此次大会。人民大会堂。国庆节招待晚宴举行。换句话说,福建于斌曾经是通进的总经理。

根据通进研究所的历史变迁记录,于斌的历史是通进研究所的投资者。 2014年,余斌退出股东名单,最后杨永龙成为法人代表。通津研究所的股东也从自然人中成为西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无论是北京的财富,还是同津,它都与余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根据“中国商报”2016年进行的一项调查,2013年8月至2014年7月,同津从“余XX”的名义借入了6亿多元资金。该资金流入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公园项目。杨永龙于2014年11月23日视察该项目。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项目政府批准该项目总体规划用地面积1800亩,通过政府招标拍卖获得10,99亩土地。总投资预计为50亿美元。元。现任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公园法定代表人为余明,余斌曾担任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公园项目主席。

目前,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不值得信赖的公司名单。

当然,余斌的国内停车场项目并不仅限于此。另一个是湖南省长寿县的银河国际汽车城。 2014年12月,湖南汉寿银河国际汽车城(经营公司为湖南银河世纪实业有限公司)项目正式启动,总投资超过15亿元。杨永龙也参观了这个项目。

从通进,福州,漳州,常德,南昌,吕梁和武夷山披露的资产所在地。这些所谓的“可控资产”是上述国际汽车城项目吗?如果是这样,恢复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最终确认其资金流入上述国际汽车城项目,通进很难摆脱相关融资甚至自我膨胀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