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东莞证券净利下滑7成创5年新低 接连收到罚单上市难

?

公司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3.46%,资产减值损失增加六倍。与此同时,连续的处罚和大股东的股权承诺也增加了其IPO的不确定性

8559-iaxiufp3345580.jpg

《投资时报》研究员周和秦

成功的人是相似的,但沮丧的人有自己的困扰。

对于计划于十年前上市的东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证券)来说,上市之路是曲折的。

2008年,东莞证券报道它将上市。直到2015年6月,上市材料才正式提交。 2017年,其前任董事长金龙(.SZ)涉嫌单位受贿案件暂停上市。

经过一番折腾,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尽管金龙股份在2018年业务发展计划的第三部分中,仍然表明它将积极推动东莞证券的IPO工作。然而,从现实情况来看,东莞证券的业绩下滑和连续收到的罚款都在上市。道路上的不确定因素。

关于经营业绩下滑,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以及内部控制不完善,《投资时报》向东莞证券发出通函,但截至新闻稿均未收到回复。

再次被罚款

几天前,一场“单飞”事件引发了市场波澜。

6月26日,广东证监局网站披露了东莞证券前雇员赵玉红的处罚决定书。决策书显示,作为东莞虎门分公司负责人的赵玉红未经东莞证券批准,组织向客户出售非东莞证券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广东证监局已确定赵玉红为不合适的候选人,并规定自决策或实际执行之日起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分支机构负责人。以上职责。

据悉,东莞证券在过去一年多次触及监管红线。 2018年9月14日,贵州证监局宣布已对东莞证券进行现场检查,作为龙里县给排水公司“15龙里债”的受托人,发现发行人将“15龙力”债务募集资金2.25亿元已借给其他8个单位。东莞证券作为债券的受托人,没有敦促发行人将资金用于约定的目的,并由贵州证监局发出警告信。

同年12月17日,作为受托人,由于对“15华融债”和“16南仙债务”的尽职调查,东莞证券未到位。同时,它未能勤勉地履行其信托管理职责,未能不断监督发行。湖南证监局发出警告信,向人民募集资金使用情况。

2018年底,由于违反债券业务,贵州证监局和湖南证监局向东莞证券发出警告信。

此外,今年4月,大连市监管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显示,东莞证券大连星海广场证券营业部原有业务部负责人余磊涉嫌合同诈骗,一些重要的空白合同文本丢失两次违法行为。大连证券监督管理局已采取行政措施,在限期内下令改正,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

东莞证券过去五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单位:1亿元人民币)

6ef4-iaxiufp3345804.png

东莞证券年报

净利润下降了70%

除合规问题外,下行业务表现也困扰东莞证券。

在公司业绩在2015年达到顶峰之后,它一直在下跌。 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和2.05亿元,均为近五年来最低,分别下降27.12%和73.46%。

从各种业务收入来看,东莞证券经纪业务的手续费净收入去年减少2.19亿元,降至6.69亿元,下降24.66%。公司代理股票交易基金交易额1,654.745亿元,同比下降19.43%,占市场的0.823%,同比下降1.79%。

在更严格的监管和持续下行的IPO审计率的背景下,东莞证券去年实现了投资银行业务收入1.35亿元,仅成功申报了一个IPO项目,2017年5个;发行了4个债券,规模为20.2亿。元,比上年下降21.61%。资产管理业务方面,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400万元,同比下降45.18%,其中集体计划净收入6200万元,目标计划净收入0.19亿元,其他收入人民币0.03亿元。截至2018年底,公司共有8项管理计划,总规模为58.72亿元;管理专项规划,总规模4.81亿元; 33项有针对性的计划,托管额为98.18亿元。此外,公司第二大商业信贷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18亿元,同比下降9.72%。

营业费用增加也是东莞证券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去年,该公司的营业费用为12.58亿元,同比增长10.02%。其中,经营管理费用减少2.43亿元,同比下降23%,资产减值损失增加3.67亿元,增长611.54%。根据金龙股份,东莞证券于1618年就16家申新01,16凯迪01及信贷业务作出资产减值准备。

据报道,上述两种债券去年都是雷鸣般的。 16申新01发行人上海华新国际集团去年9月13日宣布,由于对“华新部”高管的调查,公司的正常运作受到严重影响,无法偿还债券到期的利息。时间表。因此,“16申新01”实质性违约,而上海华新国际集团发行的若干债券违约。 2019年4月,该公司在该公司的股权开始被拍卖。

在16日Kaidi 01,由于信息披露违规,发行人* ST Kaidi(维权)于2018年5月7日由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调查,并于同年7月2日特别处理。 9月5日,公司宣布“无法及时支付利息”。今年4月,* ST Kaidi宣布逾期债务超过124亿元,逾期债务占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16.8%,已经破产。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5年6月申请首次上市资料并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受理以来,东莞证券的上市进程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然而,该公司于2017年5月申请首次公开招股暂停审核,目前尚未取得任何进展。

公平承诺

从东莞证券的股权结构来看,截至2018年底,金龙持有其40%的股权,是最大的股东;东莞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东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东莞金鑫发展有限公司和东莞新世纪科教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持有20%,20%,15.4%和分别为4.6%。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金龙股份经常质押东莞证券的股权。

今年4月,金龙股份审核并批准了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关于向东莞信托有限公司融资的议案》:为了偿还公司的借款,公司董事会同意公司的股权转让权和回购方式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在东莞信托融资。期限不超过18个月,年利率为12%。东莞信托计划设立信托计划,信托基金不超过10亿元,公司持有的东莞证券不得超过3亿股,收益权相当于总股本的20%。不超过18个月。公司向东莞信托提供相关股权质押担保。到期后,公司将相关股权收益权回购给东莞信托。

4月17日,金龙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显示,公司承诺将东莞证券的1.2亿股质押给平安银行广州分行并抵押给东莞信托。 29日,“无缝融合”的情节再次发生。该公司抵押了向国投泰康信托承诺的东莞证券1.5亿股,然后向东莞信托承诺了1.2亿股。

6月12日,金龙股份有限公司办理了东莞证券公司9亿股股份注销登记手续,该公司已抵押给东莞市市场监管局平安银行广州分行。随后,公司向境外平安银行广州分行质押了6000万股东莞证券股份。

6月26日,金龙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该公司最近处理了东莞资本6000万股股权质押给东莞信托的质押。 7月7日,公司再次宣布,该公司向东莞信托承诺了1.5亿股东莞证券股份。

大股东经常承诺股权。难怪有些媒体质疑东莞证券是金龙的“自动取款机”。

明确规定:“发行人的主要业务,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过去三年中未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频繁的股权质押将增加公司所有权变更的可能性。

主编:常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