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创业板“股王”之死:什么吞噬了冯鑫和他的暴风?

?

%5C

视觉中国

2015年3月24日,风暴集团()登陆创业板,这是冯欣和风暴的亮点。由于当时中国最大的视频播放器的风暴视频,它恰逢互联网的资本狂潮。在接下来的40天里,暴风雨掀起了34个每日限制板,让人们惊呆了,成为最辉煌的创业板股票。王某的股价最高达到327元,市值突破408亿元,1000倍PE,创始人冯昕的账面财富突破10亿元。

今年7月28日,风暴集团发布通知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欣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这时,风暴的市值已经不到20亿元,萎缩了20倍。丰鑫持有暴风城集团21.34%的股权已100%抵押,巨额债务已经充斥着“老来”。

四年来,冯欣和风暴从天堂到地狱怎么样?

最后一根稻草:早已没有实际业务

根据第一财经新闻引述的信息,冯昕此次被捕,主要涉及收购Storm集团于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MP& Silva Holdings SA)。辛已承诺贿赂该项目的融资。此前,光大资本负责MPS并购项目的关键人员。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兼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同因涉嫌收受贿赂而被公安机关逮捕。

收购MPS最初是冯昕想要在资本市场上谈论的新故事。随着这家公司“世界顶级锦标赛的第一名”,风暴可以进入体育内容产业,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噱头。然而,在2018年10月,伦敦高等法院裁定MPS必须偿还法国网的660万美元特许权使用费,MPS进入大幅破产。目前,2016年5月,Storm和光大资本仅在两年内完成了对MPS的收购。

在这次海外收购中,风暴犯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错误:没有与MPS的原始股东“禁止不竞争协议”,导致两个原始股东兑现,然后启动另一个炉灶;无法保证可以获得续订。接下来,投入52亿元人民币(实际投入2.6亿元,通过杠杆对小博达);没有监管风险的计划,购买MPS后未能获得批准加载到上市公司.

这些“意想不到的”不仅让这次收购寄予厚望,只是一只鸡毛,也最终将冯欣和风暴推向了边缘。

但事实上,这只是淹没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冯欣发生事故之前,风暴的坏消息接踵而来:投资者的撤资,员工拖欠,大量裁员,许多办公室关闭,以及所有顶级职位的辞职,只有冯欣的个人立场,冯欣和风暴集团。被法院多次列入不值得信赖的强制执行人员名单.

风暴集团的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的营收为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母亲净利润损失高达10.9亿元,同比增长2077.65%。 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回国的净资产仅为684万元。 7月12日,风暴发布了半年度亏损预测,预计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将损失2.3亿至2.35亿。

“风暴已经消亡,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它只能依靠收购来讲述一些新故事,并支持公司的市场价值。”暴风雨的中层出纳员《中国经济周刊》。自风暴上市以来的四年里,它曾三次提出私募融资计划,但尚未获得三次批准。毕竟,LeTV的远见卓识,监管机构对批准此类额外发行非常谨慎。

VR不归路:没成先锋成先烈

风暴今天难以回归。最初的消息来源是它对VR业务的赌注太大了。当然,这是支持股价飙升的最重要的故事。早在2014年,冯昕就坚信他看到了“全力以赴”的价值,那就是VR。当时,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VR公司Oculus,这引发了全世界的VR人群。

“我已经上网20年了,这是迄今为止最激动人心的一个。”冯昕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中国经济周刊》。上市后,风暴开始投入大量人力和大笔资金进入VR领域,并对上下游产业链进行了大量投资。

当时,冯欣几乎成了国内“VR发言人”,因为他似乎是第一个在海湾“打赌”的人,所以他被资本市场疯狂追捧。然而,在2016年的“VR泡沫”中,风暴成为最明显的“目标”。

记者还询问冯欣,他是否会担心风暴的节奏太快,不会成为先锋而是成为殉道者?冯昕表示,VR行业确实存在泡沫,而且在暴风雨过后,它还发现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产业链完全没有准备,很多事情仍然空白。

冯昕很快就开始反思,风暴也在VR领域放慢了速度。然而,冯欣很快就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方向,风暴的策略几乎每年都在改变。从2015年的“DT Grand Entertainment Strategy”到2016年的“N421战略”,2017年提出了“人工智能战略”.冯欣没有为已经梦寐以求的风暴做出减法,真的拿了好产品。相反,它不断地保持已经被吃掉的风暴,加上各种“风中的新梦想”。

风暴的板块越来越大:风暴视频,电视,VR镜像,体育,金融,电子商务,游戏,信息流,直播.今天的风暴似乎因为资金供应而饿死了,但是不如说据说暴风雨实际上是由资本支撑的,身体太小了,但梦想太大了。

又一个“贾跃亭”?资本的助推与反噬

无论是在曾经辉煌的时期,还是今天的枷锁,风暴和冯昕将被外界用来比较乐视和贾悦亭。虽然冯欣曾多次表示他不喜欢这个比喻,因为他不会是贾月亭。的确,他不想跑。

但风暴真的像LeTV。像LeTV的问题一样,风的自身造血能力无法支撑其巨大的梦想。它只能依靠资本市场和投资者来输血。一旦资本“停止”,它只能是雷声。 Capital会帮助你成为一个“明星”,但它最终会让你失望。

“更奇怪的是,其他人只能责备自己。” 2018年7月,冯欣在暴风雨中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自我审查。他告诉员工,他“真的有一种夸大的心态”,而且在商业布局方面过于贪婪。 50元是100元,是国家,200元是100元是另一个州。

他反映,风暴应该更加谨慎,做VR更有节奏,然后更专注于电视业务,情况可能会大不相同。

但事实上,根据风暴收益报告,虽然风暴电视业务有很好的销售数据,但实际上却遭遇了很大的损失。 2016年至2018年,亏损额分别为3.58亿元,3.2亿元和11.91亿元,亏损总额为18.69亿元。

路,乐视没有经过,风暴没有。

冯昕是科技界着名的摇滚乐迷。在记者采访冯欣之前,工作人员会建议你希望冯有更高的心情和更开放,你可以谈论摇滚。 6月8日,冯欣在朋友圈里分享了观看罗大佑工作音乐会的小视频。冯欣的朋友圈几乎与风暴事业无关,更像是一个喜欢摇滚的中年文艺。

冯欣带来的巨大资金和财富以及暴风雨,就像摇滚青年突然获得了500万张彩票,很难说是幸运还是灾难。冯欣做了一件很蠢的事。他签署了“个人联合无限责任”。巨额债务将是不可避免的。等待风暴也可能是今天音乐的结束。对于投资者来说,网民们开玩笑说,LeTV和Storm都将韭菜和大树一起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