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讯门户网

老吾老②国研中心|中国养老金可持续性的十条政策建议

(1)促进经济增长

为了探讨提高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不仅要关注“如何分蛋糕”,还要关注“如何做大蛋糕”。具体而言,政府应最大限度地提高经济的实际增长率,同时保持价格基本稳定,风险基本可控。

影响实际经济增长率的因素包括需求方因素和供给方因素。

从需求方面来看,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低步”应该与供给方面的“实际货币”供给方不足,导致长期供应能力利用率低,以及经济增长潜力无法充分发挥。自2011年以来,由于货币部门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中国工业部门的产能利用率长期低于80%-85%的正常水平,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从供给方面来看,近年来中国的国内储蓄率与2010年的峰值50.9%相比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并不大,仍然保持在46%左右的较高水平。在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开发方面,现任政府大力推进“群众创业与创新”活动,创新指数和劳动生产率指数保持稳定增长。在劳动力供给方面,由于劳动力的绝对年增长率大多保持在万分之一以内且非常稳定,因此对潜在经济增长的影响通常很小。对中国来说,更有意义的是农民工增长率的变化,因为它反映了我们的劳动力从低生产率部门(农业部门)转向高生产率部门(工业和服务业)的速度。从统计数据来看,近年来中国农民工的增长率显着下降,但由于农村劳动力的枯竭,这种下降并非自然下降,而是由于近年来国内经济增长的下降,工业服务业吸纳农民工的能力有所下降。

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粗略地得出结论,尽管近年来中国最大的潜在经济增长率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可能不如实际经济增长率那么大。此外,国内储蓄率的下降主要与需求方货币供应不足有关,这与供应方经济的长期低平均利用率有关。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近年来,中国实际经济增长率“降级”主要是因为需求方供给“真实货币”,导致长期供应能力利用率低,而且经济增长潜力还没有完全实现。因此,通过调整总量政策(货币政策),应尽快将经济平均产能利用率提高到正常水平,最大化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起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坚固的材料基础。

(2)促进普遍参?氡O蘸屠┐蠡狙媳O崭哺敲娴亩嘞罹俅?

通过改革和完善支付基础和支付基数的上下限,适当降低养老保险费率,建立养老金账户跨区域,跨系统转移机制,促进全民参与。完善基本养老金调整机制。扩大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覆盖率和支付率。

首先,城镇养老保险缴费的基本基数有较大的下调。建议社会保障部门不仅要在统计样本中包括城镇单位职工的工资,还要包括统计样本中城市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工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客观地反映中国城镇职工的就业情况。真正的平均工资水平。据估算,如果按照上述方法核实中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支付基数,支付基数可以比当前水平降低22%。

其次,支付工资基数的上限和下限可以适度放宽。如果采用新的城市平均工资核算方法,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支付基数的上限和下限将向下移动,导致短期内支付收入下降。为了减少支付基数对缴费收入的影响,我们可以考虑适度放宽支付工资基数的上限和下限:将支付工资基数的下限调整为城市平均工资的50%。上一年的员工;调整支付工资基数的上限到当年城镇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四倍。这样,不仅可以进一步加强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的“相互支持”和“代际支持”,而且还可以进一步加强高收入群体的“自立”。

三是适当降低养老保险费率。 2005年底,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将灵活员工的社会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利率设定为12%和8%。 2016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分阶段降低社会保障缴费率,企业缴费率超过20%的省份降低20%;公司缴费率为20%,基金在2015年底的累计余额可以在一个月内支付超过9个月,可以分阶段降低到19%。在2019年全国会议期间,国务院再次宣布,自2019年5月1日起,公司捐款的最高税率已降至16%。所有这些政策措施都是进一步促进全民覆盖和扩大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范围的有效措施。

第四,进一步完善跨区域和系统的养老金账户交叉整合的转移和联系机制。 2009年底,国务院转发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事务部和财政部共同制定了《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暂行办法》(自2010年1月1日起实施),基本解决了养老保险问题。适用于城市企业和农民工(主要是农民工)。协调区域转移和继承问题; 2014年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暂行办法》,基本解决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与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衔接问题。但是,在上述转移和后续政策的具体实施过程中,转移程序复杂,处?沓杀靖撸坪徒邮艿乩娣峙洳痪圆煌炅淙禾宓娜巳捍嬖谥贫刃云缡印R约翱缜蚝涂缦低车难辖稹L桌任侍狻U庑┪侍獾拇嬖诓焕诘鞫鋈耍笠的酥恋胤秸幕浴=⑷媳O招畔⑼纾徊教岣哐媳O照逅剑俳窍缁狙媳O罩贫鹊恼稀V贫缺淝ㄍ耆饩隽恕?

五是完善基本养老金调整机制。要综合考虑工资增长,价格指数和地区差异等因素,完善城镇职工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调整机制,吸引更多城镇职工群体参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3)实施市场化,多元化,专业化的投资,促进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保值和升值

到2018年底,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累计达到5万亿元。如何实现对这笔巨额资金的保值和升值一直是社会保障部门和财政部门关注的问题。 2015年8月,国务院正式发布《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开启了中国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作的序幕。《办法》通过实施市场化,多元化,专业化的投资,促进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保全和升值。

(4)逐步延长城镇职工退休年龄

中国目前的退休政策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20世纪50年代初建立的,那时人口的预期寿命不到50岁。现在该国已建立近70年,全国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已达76年,城市工人的预期寿命已超过78岁。尽管人口预期寿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中国的退休政策并没有经历重大调整。截至2017年底,中国参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已达1万人,但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可以说,中国是平均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低平均退休年龄是中国“支持率”持续下降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差距不断扩大的重要原因。因此,必须逐步推迟退休年龄。但考虑到目前中国就业形势不容乐观,新增就业压力仍然较大。除了近年来产能过剩之外,员工安置的任务非常繁重。因此,在制定延长退休年龄的政策时,我们也应该充分考虑中国。当前的国情和社会各界的可接受性将是长期的讨论,促进共识,稳步推进。

(5)及时增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的最低缴费期

中国《社会保险法》规定,符合养老金条件的城镇职工最低缴费期限为15年。由于中国城镇职工的预期寿命不断提高,实际工作年限不断延长,目前15年的法定最低缴费期明显过低。根据社会保障部门的统计,中国退休人员的平均年度支付期(包括认定支付期)不到26年,其中约四分之一的支付期为15年,且比例为不到20年就超过40%。法定的低缴付期将客观上降低被保险人员的“热?椤保焕诔钦蜓媳O栈鸬幕酆涂沙中⒄埂4犹岣呶夜钦蛑肮せ狙媳O罩贫鹊目沙中猿龇ⅲㄒ榱⒎ú棵判薷某钦蛑肮ぷ畹椭Ц镀谙蓿笆绷烊⊙辖稹3跏冀锥慰梢源幽壳暗?15年提高到20年,然后动态可以基于预期寿命的变化。调整。

(6)建立税务机关统一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制度

在2018年社会保险费征收制度合并之前,有三种主要的社会保险费征收模式,即“社会保险代理独立征收”,“社会保障核查,税收征收”和“地方税务机关”。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发布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决定社会保险费应由税务机关征收。由于税务部门对公司工资信息和更先进的收款方式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税务部门统一收取社会保险费,不仅简化了流程,降低了收款成本,而且大大提高了收款率。和收藏。基地的合规率。

(7)提高总体规划水平,逐步实现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协调

中国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经营特点是:就全国而言,总收入大于分支,资金余额也较多,系统运行基本稳定;但是,由于每个统一区域基金的收入和支出不平衡,如果不依赖财政补贴,本期间没有收集部分协调区域,特别是东北三省。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明确提出,要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尽快实现国家养老保险。 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指出,2019年政府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在加快省级协调的基础上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促进国家养老保险统筹。区域间养老基金的不平衡可能引发当地的金融支付风险。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实现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国家统筹。从近期情况来看,似乎沅水无法挽救近火。一些省(市)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已经出现逆差。因此,为了确保困难省份养老金的持续支付,国家在2018年及时发布了“基本企业员工”。中央养老基金中央调整制度。“因此,中央和地方政府正在积极推动国家基本养老保险总体规划,有必要进一步完善养老金中央支付制度,以解决困难省份持续支付养老金的问题。

(8)建立国有企业利润退还,国有资本转移和国有资产实现等各种社会保障基金补充机制

建立国家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的有效机制。 2017年11月,国务院发布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按照先行先行,分层组织,稳步推进的原则,明确完成了国有资本的转移,丰富了社保基金,提高了基金的资金使用能力。抵御风险。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促进国有企业发展,加强对国有资产的监管,增加国有资本回报?⒐凶时菊铰源⒈富啤2钩渲泄纳缁岜O铡8魇。ㄗ灾吻毕绞校┗箍梢愿莸钡靥跫偷钡厍榭觯⒌胤缴缁岜O照铰源⒈富疲胤讲普固恋爻鋈媒鸩糠址峙洌胤焦凶时纠螅时颈湎趾妥式鹱疲确岣坏钡厣缁岜O照铰源⒈富稹?

(9)建立养老保险多支柱保障体系

建立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职业)年金,个人储蓄和商业养老保险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是国际惯例。 2004年,中国开始建立企业年金制度,由个人账户管理,基金以市场为导向。 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明确规定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机构和事业单位应当为职工设立职业年金。 2017年1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和财政部修订并推出了《企业年金办法》,以进一步完善与企业年金有关的政策。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8万名用人单位成立企业年金,参与人员2331万人,累计资金1亿元,年均回报率为5%。在积极推进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工作的同时,我们将扩大个人储蓄和商业养老保险制度的第三个支柱。 2018年,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在上海,福建和苏州工业园区开展了为期一年的试点项目,并对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试验。

(10)完全放开并制定鼓励生育的政策

2015年,中国完全放开了二胎政策,2016年的出生率增长率从-1.9%上升到7.9%。然而,在过去两年中,中国的出生人数连续两年下降,2018年的出生率下降了11.6%。因此,从应对老龄化加速,确保城市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建议国家尽快全面开放,制定鼓励生育的政策。

(作者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的研究员。本文的原题是:“中国养老金可持续性研究”。本文是第一篇《中国经济时报》,新闻被授权发布)